首页 > 书库 > 《绮户春》绮户春有声小说 kuso 绮户春健气受

绮户春

现代言情连载中

《绮户春》作者:子夜妃子,现代言情类型小说,主角:墨紫,曲瑞之,本小说主要讲述了: 彼时正是一年中最炎热的时节,院子里的凌霄花和凤仙

|更新:2021-02-05 05:02:49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《绮户春》作者:子夜妃子,现代言情类型小说,主角:墨紫,曲瑞之,本小说主要讲述了: 彼时正是一年中最炎热的时节,院子里的凌霄花和凤仙

《绮户春》免费试读

彼时正是一年中最炎热的时节,院子里的凌霄花和凤仙花却在这耀眼的阳光下开得正好。

南院的一隅,和这花枝娇朵朵的景色比起来,凄清了不少。

“小姐,您这病,长久拖着也不是法子……”丫鬟墨紫忧心忡忡,看着自家主子苍白如纸的面色,落下泪来。几声剧烈的咳嗽,摊开那捂在唇边雪白的帕子,上面是一抹触目惊心的艳红。“小姐——”

随着这一声惊呼,木门砰的一声被人粗鲁的撞开。

“死了没有?”来人仰着头,眉头紧锁,透着几分厌恶和不屑,“还真是命大……”

下意识的,墨紫就挡在了炕前。下一秒,被一脚踹开,“我和你主子说话,你个贱婢横在中间作甚!”“曲瑞之,你想做什么!”斜扑扑的阳光照在女子脸上,越发显得苍白,“再如何,她也是我的陪嫁丫鬟!”

“哼!”被唤作曲瑞之的男子冷哼了一声,“林清音,你还以为你是林家大小姐?这丫鬟若不是自甘下贱毁了容貌,我会叫她来服侍你?”唇齿间都是一股腥甜味,林清音认命的合上了眼,又缓缓睁开,“今日来此,可不是羞辱我这么简单吧?”

“当然不是!”曲瑞之的目光似利剑一般,几乎在她身上戳出几个窟窿,但旋即露出了一抹微笑,“林清音,我今儿个,可有好消息要告诉你。”无力的垂在被中的双手被紧紧握成了拳,“我不想听。”

“可我偏要告诉你。”曲瑞之一步步靠近,又嫌恶的捂住了鼻子,“就在今天,你林家被阖家流放……”饶是再如何控制,却止不住红了眼眶。林清音心里,似刀割一般的疼痛,强令自己不要在这人面前流泪。

一念及此,也冷笑了数声,“我结局这般,你下场也不会如何好,三皇子惨败,你这个做表弟的,还不是迟早的事情?”“放肆!”果不其然,她的话成功激怒了那人,一把将她从被子中拖出,摔在地上,“外头的人都进来!”

摇摇欲坠的木门毫无悬念的碎成了几块,歪歪扭扭的倒在地上。

两位虎背熊腰的妇人气势汹汹的闯了进来,一左一右的将她扶住,狞笑道:“夫人还是莫要挣扎了,否则,也别怪奴婢不客气了。”林清音抱病在身,哪里经得起这番折腾,胸口闷闷的,一口气接不上来,几乎昏死过去。

耳边满是墨紫的哭嚷和呵斥:“你们想做什么!”

冰冷的液体被灌入了嘴中,下巴被粗暴的捏住向后仰,伴着腥甜味,悉数被吞咽入腹中。

腹痛如绞,意识渐渐模糊,浑身阵阵发冷。旁人说什么,都听不见了。

或许这就是死亡的滋味。

林清音蜷缩在地上,枯瘦的手死死抓住了那人的衣角,“若有来世,我必要为蛇,让你不得安生!”一切都归于黑暗和宁静。林清音落下了最后一滴泪,黄泉路上,有林家许多人相伴,倒也不至于孤孤单单。

只是,她不甘心啊。

真的不甘心。

如果,一切可以重来,那该有多好。

**********

“……如今你对我没有半点价值,现如今也只不过会拖后腿罢了……”

“正妻又如何,妾室又如何,没有子嗣,一切都是空谈。”

“黄泉路上,你可不要怨我,要怪,就只能怪你林家时运不济!”

她是他用最矜贵最繁琐的礼仪娶进门的。

一个是贵妃的侄女,安定候府唯一的嫡女;一个是元皇后的表侄,永昌侯府的侯爷;在世人眼中,本该是天造地设的一对。

那天,万人空巷,延绵了整个燕京城的红妆,仪仗,下人,又何止十里?

然而,一切,随着三皇子的落败,就好似那泡沫,都幻灭了。她费尽心机,终究换不回那人的片刻停留。她的骄傲,她的矜持,落在他眼中,统统都是错,只要还活着,连呼吸都是错。

还有临终前,那撕心裂肺的痛楚……

她的眼前,弥漫了一片红雾。

又是一夜噩梦连连。

自上次一觉醒来发现自己重回到了成婚前一年,距今已有七天。

但夜夜都在噩梦中度过,醒来时汗水浸湿了亵衣。前生的那些事情,历历在目,就好像是做了一场梦一般。然而心口有一处,仍在隐隐作痛。靠在榻上的迎枕上,轻抚心口,大口大口的喘气。她就好像是溺水的鱼,绕在回忆里找不到出口。

她的这番动作自然是惊醒了歇在脚踏上的墨紫,揉着一双朦胧的睡眼,茫茫然低声问:“小姐,怎么了?”“无事。”林清音摇了摇头,视线落在黑漆漆的窗外,长长的吁出了一口气。

墨紫就扶着她躺下,又重新放下了略显凌乱的青纱帐子,声音里已透出了几分倦意,“现在才子时三刻,明日就是小姐的生辰了,今儿得好好歇息,明日才有精神。”“是啊,明日,就是我的生辰了。“这话,也不知是说给谁听的。

过了明日,她就十四岁了。

六月初六,姑姑节,她的生日。府中人人都认为这是好日子,象征她以后福泽延绵的一生。久而久之,连她自己都那样天真的以为,她这一世,就是顺风顺水,成全她所有的骄傲。只是没有,她死于一碗毒药,没有经历过的人,永远不会了解那种痛楚和绝望。尤其是,灌药的,是自己的枕边人。

她心中不能不说没有恨,但更多的是庆幸和感激。重生在成婚前一年,她还有机会去改变那个惨烈的结局,避免重蹈覆辙。她的父母,兄长,都还健在,日日能够见着,也是一件幸事。

第二日又是一个艳阳天,林清音早早的便梳洗了,依照往昔的规矩,去正房给林夫人请安。只是才走到院门口就被拦了下来,林清音不觉一愣,“这是怎么了?”大丫鬟金英私下里扫视了一番,压低了声音道:“宫里来人了。”

林清音心头顿时一跳。

她的婚事,就是由在宫里做贵妃的姑姑牵线的……

上一世她做姑娘时,这些话自然无人对她提起,但这一世,无论如何,她也不能在懵懂之中被配给了那人。“只不知,是为了何事?”瞧着她满脸的意犹未尽,金英就有些窘迫,“夫人只说让我们在外头守着,到底是何事我们也不知道。”

“既如此,那我便先回去罢。”也不多做停留,径直折返了回去。

“这已经宫里第三次遣人了,莫不是出了什么大事吧?”路上墨紫低声嘀咕:“难不成是我们娘娘……”林清音的脚步顿住,立在这桥头,扶着栏杆,看着那水中露出小荷尖尖角,“以前也没有这样的事情,你们可曾听说过什么?”

“没有。”几个丫鬟连连摇头,面面相觑,“若是小姐当真想知道,问问夫人,总能晓得的。”说这话的是黄云,许是还没有长开的缘故,总显得有些稚嫩。不过,上一世,她可是主动爬上了曲瑞之的床……

这丫鬟自是不能留,但也要有个好借口遣她走才是。

清晨的太阳虽不甚毒辣,但晒在人身上,也有些热意。林清音出了一层薄汗,瞧着那不远处的水榭,倒是个通风的好地方,一行人就在水榭之上坐下歇歇脚。正寻思着宫中来人的目的,就听见墨紫在她耳边低声说:“小姐,似乎有人来了。”

林清音下意识的回头,就见那人款款而至。再熟悉不过的身形,眯着眼细细一看,竟是曲瑞之!

他剑眉朗目,身材挺拔修长,沐浴在淡淡的朝阳里,好象全身都笼罩了一层金色的光环。一身雪青的长衫,衬着这一池碧水,几株六月雪,说不出的俊逸潇洒,风度翩翩。举手投足间都带着大家公子的矜贵和大方,这场景,足以撩动人的心弦。

甚至一颦一笑,都有着慑人心魂的力量。

如果没有前世的事情,这该是多么美好的邂逅。

偏偏如玉的佳公子,在这桥头之上,遇见了在水榭乘凉的大家小姐。二人相视一笑,一段缘分由此开始。

只是现在看来,一切都成了讽刺。

天知道林清音费了多少力气才遏制去了自己上前扇上几巴掌的冲动,面对这张熟悉又陌生的脸,临死前的绝望和痛楚再次浮上心头,如果可能,她真想将这人狠狠打上一顿。也叫他知道,当初的她,是如何的痛苦和无助。

只是不能,眼下,并不是发作的最好时机。

她唯有忍耐。

而对面那人似乎会错了意思,对着她微微一笑,身子微曲,说不尽的风流模样。

“这是谁?”林清音眉头微蹙,“这可是林家的后宅,怎么会有外男闯入?”墨紫自然探到了消息,温声解释:“听说是永昌侯,一大早的来拜会老爷,只是没曾想老爷不在……”这么说,就是没有事先递名帖,不请自来了。

林清音眉头拧得更深,“既如此,叫人速速领了他出去罢。”

一扭头,却见身侧黄云痴痴的望着他离去的方向,双靥微红,一副小女儿家模样。

林清音在心里冷哧了一声,曲瑞之,这圈套,到底网住了谁,还未可知呢!

《绮户春》精彩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