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夕颜枫露晚》夕颜夫人 紧缚 夕颜枫露晚大叔受

夕颜枫露晚

现代言情连载中

经典小说《夕颜枫露晚》由沐昔颜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言辰,陆尧迪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 “哥!”尧迪瞬间希望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,这个担子

|更新:2021-02-05 05:02:27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经典小说《夕颜枫露晚》由沐昔颜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言辰,陆尧迪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 “哥!”尧迪瞬间希望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,这个担子

《夕颜枫露晚》免费试读

“哥!”尧迪瞬间希望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,这个担子居然不偏不倚落到了他的身上,就如同楼上砸下一个花盆而他中了头彩,他根本就没想过做什么负责人,从前没有,现在遇到了障碍就愈发了。他只是不经意间提了一句这片土地不错,环境净幽静谧,依山傍水山清水秀,未来可以建个高档住宅别墅区,跳出红海占领蓝海战略的至高点,未成想被旁人一撺掇,头脑一热搞了个提案,这个项目就像个牛皮糖一样粘在身上甩不脱了。

尧迪知道和哥哥硬碰硬毫无胜算,于是死乞白赖地露出了笑脸:“哥,你称过我几斤几两,我的底子也是探得一清二楚的,这么重大的case你还是交给贤人做吧,我可做不了。”

“闲人?你不是说自己就是闲人吗?这个案子交给你再合适不过。”尧楠故意将贤人二字曲解,好以整暇地解开开衫上的一颗扣子坐到沙发上。

尧迪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,连连摆手道略显不敢恭维之色,就缺抱拳请辞了:“不行不行,哥你真是只狐狸,这都能绕过来!我是说士英才德兼备的贤能之人这么多,你何必费时耗力非扶烂泥上墙不可呢?就我这破水平,你这不明摆着赶鸭子上架嘛!你是总裁,得对集团的利益负责。”

烂泥扶不上墙,他倒是还蛮谦虚的,慕惜因着他懊丧而又萌呆的神色微微动容,唇边不由得挽起一个弧度。陆尧楠和陆尧迪这两兄弟的个性真可谓是南辕北辙,一个稳如泰山一个飘若浮云,一个心细如发一个粗枝大叶,一个务实守礼一个落拓不羁,从任何角度都看不出这是一对弟兄。

不过说实话,陆尧迪从小爱闯祸倒也不是因为他天生就是淘气包闯祸精,只不过这种放浪形骸的性格使得他对什么事情都不上心,总觉得他上面有个强大堪比泰山的哥哥顶着,天塌下来都没他的事。

记得他大一那年和一个女生表白,学别人玩浪漫,在女寝楼下的草坪上用红色的蜡烛点燃围成一个心形,开始还挺像那么回事,结果一不小心同来的人踢翻了一根红烛,他求爱不成反把一整片草坪给烧了,害她们忙乱下楼救火,真可谓成事不足败事有余。

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,实在是该说他神经大条不经脑子呢,还是怪他行事鲁莽不顾后果,时不时地,陆尧迪就会给她们制造意外的“惊喜”,邯郸学步不成就围魏救赵,小聪明取之不尽用之不竭,慕惜的大学生活恐怕就是因着他的存在给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,不再那么枯燥和乏味。

倏然间,慕惜感到一道视线落在她身上,偏过头去寻便撞见言辰诺颇有些玩味的目光,但也只是一刹那而已,如流星破空而出转瞬即逝,须臾他又变回了寻常那温润无害的神色:“顾小姐怎么一直站着,坐吧。”

慕惜礼貌性地报以一笑,便在尧楠旁边的空位入了座,言辰诺的眸光意味不明地闪了一下,便偏转了个角度挑了挑眉继而和尧楠说道:“这个提案我已经看过了,尧迪的想法不错,只是经验缺乏了些,你不如找个士英的老员工做尧迪的副手,一则带带他免得兜了远路,也好让他在旁学着点,二则帮他处理一些琐碎的杂事,让他全心投入这个案子不致为小事分了神。”

“嗯,我会处理。”尧楠抄起茶几上文件夹扫了一眼,略翻了两页便阖上道,“时间也不早了,先一起去吃个饭吧,我请客。”

四人结伴一块儿去了餐厅,甫一上楼便遇见了言辰诺的妹妹,天华董事长言臻的千金——言辰伊。

言辰伊虽是豪门之后,天华集团执牛耳者的掌上明珠,却无一丝骄纵跋扈之气,反倒有种蒹葭苍苍白露为霜的清寒和淡怡,未沾染人世的凡尘俗气,好似不食人间烟火一般。

一行人上了楼梯见到她时,她正坐在临窗的雅座,和似是闺蜜的人低声地聊着天儿,一袭月白色的长裙衬得整个人愈发超凡脱俗,面容秀丽白皙,保养极佳的纤细手指微扶着琉璃杯,宛如凌空之碧月。

“辰伊。”作为哥哥的言辰诺上前打了声招呼,略说了两句言辰伊便往他身后看来,颔首莞尔一笑,露出颊上浅浅的两个梨涡,煞是柔美可人。

“我们先去坐,辰伊待会过来。”其余三人在原地站着等了会儿,言辰诺便过了来拍拍尧楠的肩膀,率先跟上服务生引导的步伐。

刚坐下没多久,几人便讨论起了这次皇朝御麓的案子,慕惜对此略有耳闻却并不深知,只是在尧迪问自己一些公司审批章程的时候听他提起过几句,现在听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总算有了些头绪。

稍拘谨正式的谈话被一阵轻微的脚步声打断,言辰伊已在服务生为她拉开座椅的同时缓坐了下来,点了杯她最爱的蓝山咖啡。

“辰伊,好久不见,越来越漂亮了。”陆尧迪毫不吝惜地夸奖,但后半句却把他表面强装老油条实则小白的气质展露无遗,“记得你小时候还常做我们的跟屁虫,左一个哥哥右一个哥哥的叫得亲叫得勤,稍不顺心就……”

言辰伊轻咳了两声,似笑非笑,“你面子倒是大,连我这个大忙人哥哥都请得到。”

陆尧迪对话题的急速跳跃稍显迟钝,微愣了愣便顺势答道:“如果不是借着工作的事,我哪有这能耐劳动言总这尊大佛啊。”

“你这算盘打得精呀,把我哥哥当作免费劳动力,你哥却是偷得浮生半日闲,怎么?看我哥是老好人好欺负啊。”辰伊一厢说着笑,将视线一瞥偏向言辰诺,如藕的手臂勾上他的臂弯,“那我们家可不依,是吧哥。”

言辰诺宠溺地望着妹妹,伸手自然地将她耳畔的碎发别到耳后。

慕惜心中骤然一窒,他们明明是亲兄妹,却更像是一对浓情蜜意正值热恋的情侣,尤其是言辰诺眸底浓郁的宠爱和亲昵,如日晖月华般掩饰不住。

《夕颜枫露晚》精彩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