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农女的锦鲤人生》农女的锦鲤人生免费 强攻 农女的锦鲤人生同人女

农女的锦鲤人生

古代言情连载中

《农女的锦鲤人生》由网络作家暮夜寒所著,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,赵绣绣,秦笑笑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?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,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, 秦笑笑鲜少哭,就连中午要鱼汤喝,也是来到秦家后第一次哭成这样。眼下凄厉的哭声,跟要鱼汤时又不一样,让第一个跑到房里的林秋娘感受到

阅文集团|更新:2020-08-21 18:02:46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《农女的锦鲤人生》由网络作家暮夜寒所著,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,赵绣绣,秦笑笑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?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,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, 秦笑笑鲜少哭,就连中午要鱼汤喝,也是来到秦家后第一次哭成这样。眼下凄厉的哭声,跟要鱼汤时又不一样,让第一个跑到房里的林秋娘感受到

《农女的锦鲤人生》免费试读

秦笑笑鲜少哭,就连中午要鱼汤喝,也是来到秦家后第一次哭成这样。眼下凄厉的哭声,跟要鱼汤时又不一样,让第一个跑到房里的林秋娘感受到了一股浓浓的悲伤。

只是她不觉得一个四个月大的闺女会伤心,会难过,单纯以为自己想多了。

“不哭不哭,囡囡不哭哦~”林秋娘迅速掩下心头异样的情绪,抱起嚎哭不止的女儿,一只手探向她的额头,以为是不舒服了。

“奇怪,不烫啊。”林秋娘纳闷道,又去摸女儿的小屁股。屁股是干的,尿布也没湿。

找不出女儿痛哭的原因,没有养孩子经验的林秋娘慌了,急忙抱着秦笑笑去找苗老太。

还没走出房门,就被退回来的秦山焦急地接了去:“我来看看。”

此时,秦山十分自责,觉得是中午喂的那滴鱼汤喂坏了事。他的囡囡这么小,就算哪里不舒服,也说不出来,这该多难受才会哭成这样啊。

可是神奇的是,一到秦山这个爹的怀里,小家伙的哭声立时止住了,睁着一双被眼泪浸染过的大眼睛,目不转睛的盯着爹爹看,小鼻子一抽一抽的,小嘴里咿咿呀呀个没完。

林秋娘先是一愣,回过神来后,酸溜溜的说道:“这丫头,该不是知道你要送三弟,舍不得你出门吧?”

秦山正疑惑着呢,一听媳妇儿的话,嘴角快要咧到耳根:“囡囡这是黏我,跟我这个当爹的亲呢!”

却是选择性的忘了,之前一下地就是大半天见不到人,也没见他闺女像刚才那样哭。

这时,其他人也被秦笑笑异常的哭声吸引过来了。

秦老爷子问道:“孩子没事吧?刚刚咋哭成那样了?”

“没事,估计是梦靥了。”秦山还没厚脸皮到当着全家人的面,说他的宝贝闺女舍不得他走。

见秦笑笑已经不哭了,精神头也足的很,秦老爷子等人关心了几句就散开了。

只有赵绣绣,离开前皱眉看了看秦笑笑,似乎在思索着什么。

“囡囡没事了,你赶紧送三弟吧!”林秋娘接过女儿,见她老老实实的没有再哭的迹象,觉得刚才有可能是真梦靥了,于是就催促起秦山来。

秦山不舍得摸了摸闺女的毛脑袋,在她的小脸蛋儿上亲了亲:“囡囡,爹送完你三叔就回来,可不许再哭了。”

刚下过雨,山路难行,花费的时间比天晴时多的多。要是耽搁久了,天色暗下来路就更难走了。

“呜哇——呜哇——”

没想到,秦山前脚还没跨出大门,秦笑笑又扯开嗓门哇哇大哭起来,豆大的泪珠儿更是一颗颗滚滚而下,看起来要多伤心就有多伤心。

林秋娘一时麻爪,急急地喊道:“山子哥,不对头,这不对头,咋你一走囡囡就哭啊!”

秦山哪知道啊,他忙掉头去抱闺女。结果,一到他手里,小家伙又立马不哭了,跟刚才一样冲他咿咿呀呀给没完。要不是长长的睫毛上还挂着两滴泪珠,他都要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。

秦河走过来说道:“大哥,小丫头舍不得你,这一次你就不用送我了。”

秦山两眼一瞪:“那哪成,出事了咋办。”

秦河笑道:“那条道走了千百次,就算闭着眼睛也能走出去,能出什么事。”

秦山说什么都不答应,也不放心让弱鸡似的秦川去送。于是他花了点时间哄闺女,终于将小家伙哄睡了。

悄悄地把小家伙放到床上,见小家伙没有醒,秦山抹了把额头上的虚汗,蹑手蹑脚的往外走。直到两只脚都走出了大门,也没有听见小家伙的哭声。

看着有些失落的大哥,秦河不由得好笑:“幸而只是送我一程,要是哪天有事不得不外出几天,大哥要怎么办。”

秦山丝毫不觉得舍不得闺女有什么不对,他拍了拍弟弟的肩膀,用一副过来人的语气说道:“老三,等你有了闺女你就知道了。”

在见到囡囡前,他哪能想到自己会有这么一天,一定是囡囡太可爱了。要是哪天真要出门个三五天,他一定想办法把囡囡也带上。

秦河正要说什么,赵绣绣突然从后面冲了上来,气喘吁吁的拦住了他去路:“三表叔,我有话要跟你说。”

“绣绣,怎么了?”秦河疑惑的问。他跟绣绣相处不多,想不出她有什么要跟自己说的。

赵绣绣眼底闪过一抹算计,仰起头担忧的说道:“刚下过大雨,路上一定很难走。还有那些山石之类的,说不定会被雨水冲下来,三表叔走路的时候莫要只顾脚下。”

秦河一听,暗暗打量着眼前的表外甥女,总觉得有股难以言说的违和感。

雨后山石会松动,大人知道这一点不奇怪,可是一个才四岁的孩子这么会知道?

想到这个表侄女刚来家里时,就是一副乖巧懂事,身上丝毫不见孩童该有的天真烂漫,难道心肝天生就比别人多一窍?

赵绣绣为讨好秦河,才追出来提醒,一时忽略了自己只是个四岁的孩子。见秦河不作声,还以为他没听进去,就急道:“三表叔,我说的都是真的,你一定要小心呀。”

秦山一向粗神经,没有看出哪里不对,哈哈笑道:“你这丫头,就这么点事哪值得你踩着泥巴跑出来。放心吧,我跟你三表叔会留意头上,不会让石头砸了脑袋。”

说罢,就催促秦河:“咱们赶紧走吧,刚才已经耽搁了不少工夫。”

秦河点点头,又对赵绣绣温声说道:“我会小心的,你快回去吧。”

赵绣绣眼底闪过一抹喜色,冲着秦河挥了挥手。

秦河冲她点了点头,掩住心底的疑惑,就同秦山一道走了。

看着兄弟俩渐渐远去的背影,想到前段时间被钉在自己身上的扫把星之名,赵绣绣脸上的得意不加掩饰:秦笑笑,前世你靠着救了他们,变成了秦家所谓的福星,这一世,这“福星”的名头,我要定了。

大雨过后的山路确实难行,兄弟俩小心翼翼地行走着,都顾不上说话了。等快要走上最险峻的那个叫卧虎坎儿的地方,秦山喘着粗气说道:“那里最险,待会儿你小心些。”

那段路紧靠着一座陡峭的大山,天晴时就时不时的有山石滚落,但凡从这里经过,就没人不提心吊胆。有胆小的,还会在头上顶个筲箕,以防被砸头。

“嗯,大哥也小心些。”秦河甩了甩裤腿上的泥泞,抬起头看向那个路段。可是下一刻,他震惊的瞪大了双眼:“大、大哥,快看!”

只听“轰隆”一声巨响,那座陡峭的大山,如同被一把巨斧从中劈开,以催枯力拉崩倒之势倾覆而下,瞬间淹没了那条窄窄的、唯一一条通往外界的山道……

《农女的锦鲤人生》精彩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