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月极长行》古朗月行 小时不识月 主角是傅乔,扶山的小说 月极长行Basher

月极长行

仙侠奇缘连载中

独家完整版小说《月极长行》是兜米兜豆最新写的一本仙侠奇缘类型的小说,本小说的主角傅乔,扶山,书中主要讲述了: “为何?” 小知禾也很惊讶,她在扶苏院的这几年,见到有好多宗派来扶苏院挑选弟子啊,为什么苍雪山就不在这里收弟子了? 教书先生面带

阅文集团|更新:2020-06-28 18:04:45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独家完整版小说《月极长行》是兜米兜豆最新写的一本仙侠奇缘类型的小说,本小说的主角傅乔,扶山,书中主要讲述了: “为何?” 小知禾也很惊讶,她在扶苏院的这几年,见到有好多宗派来扶苏院挑选弟子啊,为什么苍雪山就不在这里收弟子了? 教书先生面带

《月极长行》免费试读

“为何?”

小知禾也很惊讶,她在扶苏院的这几年,见到有好多宗派来扶苏院挑选弟子啊,为什么苍雪山就不在这里收弟子了?

教书先生面带微笑的同她们解释:“像苍雪山这样的名宗大派,自会有无数优秀的人前往苍雪山,想要加入其宗派,他们何必四处挑选弟子。”

小知禾看着呆愣的小傅乔,她想了想还是问了教书先生,“请问先生,要拜入苍雪山,是不是得亲自前往苍雪山啊,苍雪山离这里远吗?”

“远,甚远。你们如此年龄,哪能独自前往苍雪山,这都不够路上的妖灵精怪塞牙缝的。”

小傅乔低着头不作声,她听着小知禾有些着急的声音:“可傅乔她……她只想进苍雪山。”

教书先生看着小傅乔:“你资质不错,修炼也肯下功夫。然而修玄之人行事,向来都是主张顺其自然,凡事皆不可强求。”

小傅乔抬头看着教书先生,她面上极为认真:“弟子觉得事在人为,恳请先生告知弟子法子。”

教书先生见她不受教倒也不恼,反而是向小傅乔提议:“不若这般,你且先去个宗派,待你年纪大些了,再独自前往苍雪山,你看如何?”

小傅乔听了便皱着眉头,心里正琢磨着这法子行不行得通时。

一旁的小知禾却眉眼带笑的,替她向教书先生道谢,“多谢先生。”说罢她便拉着小傅乔离开了学堂。

小知禾拉着小傅乔走至广场边上,她笑着摇晃小傅乔的左手:“我觉得先生的法子挺好的。你觉得呢?”

小傅乔心底也回味过来了,她扯扯嘴角闷闷的说道:“先生这是敷衍我呢。”

“怎么会?你觉得先生这法子不行吗?”

小傅乔同她解释:“我若进了别的宗派,他日又要拜入苍雪山,那不是背信弃义吗?我怎会做这种事。”

小知禾觉得小傅乔说的话,也甚是在理。

只是她不想看见小傅乔,这副闷闷不乐的样子,便开导小傅乔但:“先生们都说了凡事随缘,若你与长泽君有缘,自会入了他的宗派,若是无缘的话,那咱们就不强求了好不好。”

“好,听你的,看缘分吧。”小傅乔说着心底便宽松了几分,心想着她年龄尚小,往后的日子还长着呢。

小知禾见小傅乔将她的话听进去了,心里极为高兴,觉得在小傅乔的心里,她还是比那位长泽君来得重要的。

当下她便拉紧了小傅乔的手:“那我们回去吧,天都快黑了。”

小傅乔却松开她的手:“还早着呢,我再去练一会,你回去早些休息吧。”说罢她便快步往老梅树那边走去。

小知禾见她走的远了,便嘟着小嘴离开了。

老梅树下的小傅乔依是刻苦的,将十悟剑法的初八式,一剑一式的来回练着。

但不管她将初八式练多少次,她还是觉得剑气不连贯,她觉得若她将剑气连贯了,便能悟出第九式了吧。

皎白的明月从灰白的墙头上,慢慢的越过老梅树的枝丫,最后升至高空被繁星所围绕着。

星月交辉,银光泄地,然而这般美好的夜色都吸引不了,梅花树影下的小女孩。

小傅乔的背已经被汗湿了。她自己也感到手脚甚是酸痛,只是她还是紧咬着牙坚持着。

心里想着说不定她这般练着练着,就悟出第九式了呢。

拱门那里缓步走来一身着冰蓝色衣饰的年轻男子,男子的一头墨发只用了一条银白的丝带系着。

几缕墨色的发丝从他洁白的额上垂落,却又被微风拂至耳后。

小傅乔又练了一会便撑不住了,她停下来大口喘着气,觉得这剑气不连贯练起来费劲极了。

她闭眼一边闻着梅香,一边让自己的呼吸慢慢平稳下来,突然间她嗅到今晚的梅香里,好像多了一股冰凉之气。

小傅乔转过头,便看到那从拱门那边缓缓而来的年轻男子时,当下便呆住了,连手中的木剑脱落了都不自知。

男子身姿修长神态自若,容颜俊雅。

他身上所穿的冰蓝色衣物上的袖子衣与衣摆,皆以银丝勾出精美的银纹,就连足下的深蓝色靴子,也是用银丝勾出几朵祥云的图案。

小傅乔呆呆的望着渐近的男子,男子那双星辰似的眸子她一直都记得。

她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在扶苏院,再次见到长泽君,她以为自己只有去了苍雪山,才能再次见到他的。

来的人正是当年,将她同小知禾送来扶苏院的长泽君。

小傅乔痴痴的看着长泽君,她觉得此次见到的长泽君,同她记忆中的长泽君有些不一样了。

长泽君的眉宇间少了当年的年少温和,而多了几分稳重清冷,看上去如同一个真正的大人一般。

小傅乔咬咬唇,想着自己若能与长泽君年纪相仿,那该多好。

长泽君停下脚步,看着梅树下的那个眉目清秀的小女孩,这女孩甚是瘦小看上去约莫十岁左右。

他瞧这小女孩正目光呆痴的将他看着,眼里便带了几分笑意,只觉得这小女孩好像在哪见过一般。

他此番路过孕林山,便顺路过来看看扶山真君,然而扶山真君正在闭关不便见他。

他便打算离开,路过影壁时便远远的看到,梅树下一直苦练着剑式的小女孩。

这小女孩性子倒也坚忍,这整个扶苏院的孩童都歇下了,唯独她还在修炼。

只是她修炼的剑式不得法门,想来是扶山真君闭关已久,无暇亲自指点门下孩童,不然以这孩子的勤勉,这十悟剑法的第九式早就悟出来了。

小傅乔回过神来朝着长泽君走上去,恭敬的行了见面礼:“长泽君。”

长泽君面上微微诧异,“小姑娘你认得本君?”

小傅乔本就不奢望长泽君还将她记着,所以心下倒也不觉得难过。

甚至她笑的极为甜美:“长泽君您忘了?当年就是您在大山深处,将我和知禾带到扶苏院的。”

听小傅乔这么一说,长泽君倒是有几分印象了,他仔细将小傅乔打量了一番:“你同你的朋友在此处可过的安好?”

“嗯。”小傅乔用力的点点头:“先生们待我们甚好。我们很喜欢这里。”

长泽君抬头看了看四周清凉的夜色,微微点头:“扶苏院的夜景向来别致,可惜了……”

小傅乔睁大双眼不解的问道:“长泽君,可惜什么?”

接着她也跟着抬头环顾四周,片刻后便忍不住的惊叹,“这月光下的花草还真漂亮。”

她还是第一次在夜色中,将周围的景色认真的看了一遍。

长泽君听她这么一说,倒是觉得奇怪。这小女孩来扶苏院也有几年了吧,看她惊奇的模样,倒像是从未看过此处的夜景似的。

小傅乔转过头看着边上的老梅树,藕色的梅花在银白的月色里,她都分不清这梅花是白色的还是藕色的了。

她看着老梅树自言自语:“虽然我在这棵老梅树下练剑很久了,但我还是第一次在夜色中欣赏它。”

之前她每每练完剑时,身心都感到极度的疲惫,连回去的路她都不想走了,哪还有闲情逸致来欣赏夜景。

长泽君也看着那梅树上,一束束开的甚是茂盛的梅花:“再过一两年此树便看不到了吧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长泽君轻甩衣袖,他轻笑道:“世间之事哪有那么多为什么,倒是你,我见你练的十悟剑甚是吃力,你可知为何?”

小傅乔摇摇头:“不知,总觉得练剑时,剑气断断续续的并不连贯。”

“你且练一遍我看看。”

“好。”小傅乔心中甚是高兴的将木剑捡起来,她握着木剑将所有剑式从头至尾练了一次。

长泽君见她手心缠着纱布,便知晓这小姑娘的手心定是被剑柄磨伤了,心中也是为她这般年纪,便能如此勤勉修炼而感到惊讶。

待小傅乔将剑式练完了,长泽君便走过去指点她,“呼气时挥剑,吸气时收剑。你且试着再练一遍。”

小傅乔照他所说的,将剑式又练了一遍,果然剑气已经稍稍连贯起来了。

若她再多练些时日,这剑气定能连贯成一气,那时离她悟出第九式也不远了吧。

小傅乔练完了一遍,又再接着练了一遍。等她第二遍练完时,长泽君早已步出大门瞬行离开了。

《月极长行》精彩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