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爱如烟雨了如尘》爱如烟雨了陈燕 BL 爱如烟雨了如尘免费阅读

爱如烟雨了如尘

玄幻言情连载中

《爱如烟雨了如尘》为抚霜最新力作,本网站免费提供“新书发布!”在线阅读,无广告,无弹窗,欢迎阅读。精彩内容: 听到沈玉恒已走的消息,翼银烟终于跌坐在地上,紧抱双膝捂头痛哭。 良久,想起些什么,她立马打开房门,什么都不顾只管往烤炉奔去,双手

阅文集团|更新:2020-06-28 18:03:02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《爱如烟雨了如尘》为抚霜最新力作,本网站免费提供“新书发布!”在线阅读,无广告,无弹窗,欢迎阅读。精彩内容: 听到沈玉恒已走的消息,翼银烟终于跌坐在地上,紧抱双膝捂头痛哭。 良久,想起些什么,她立马打开房门,什么都不顾只管往烤炉奔去,双手

《爱如烟雨了如尘》免费试读

听到沈玉恒已走的消息,翼银烟终于跌坐在地上,紧抱双膝捂头痛哭。

良久,想起些什么,她立马打开房门,什么都不顾只管往烤炉奔去,双手一着急直接撞到炉面上,疼得她叫出声来。李芸生跑来替她擦拭,可她仍不放弃,伸手去掏已经烧得啪啪响的百羽扇。

点点碳星已撞上扇的细羽,一角烧毁早已残缺,剩黑糊一片。

这是唯一一件沈玉恒没有带走的东西。翼银烟像重获珍宝般弹拭着上面的灰,眼眶内挤满了泪水,她已分不清哪些是烧毁的灰,哪些是她刚刚扫上去的药粉,只管要将它弄干净。

看着公主梨花带泪,痴迷地不顾天寒地冻,坐在石卵上看着百羽扇笑如倾城,仿佛天地间除了手中残缺的百羽扇外,就再没有他物件值得珍爱。生为女子的李芸生看在眼中也心生恻隐感同身受,她不多话,只是严实地抱着公主,希望能为她驱散身旁寒流,陪她落尽心中苦涩。

不久,她发现怀中的公主很少动静,以为公主终于安稳下来了,怎知侧脸一看,公主迷糊,似乎要晕眩过去。

“公主!来人啊......”

李芸生唤人,将公主背回了房内,请来药医前来诊治,药医只称公主受了些寒不碍事。他同情公主被迫远嫁的遭遇,不忍见公主呆滞的眼神和惨白的面容。

公主甚好,心地善良,忠诚仁良,正值青春年华且貌美无双。

魔尊,魔界至尊怎会不好?只是二人的年岁,岂是“不配”二字可以说尽的?

叹了口气,他便写下药方交给身旁药侍去煎药,没有其他话就离开了。整夜只李芸生一人喂公主服下汤药,守在她身旁至天亮。

好不容易将公主哄睡,等她醒来后李芸生却怎么逗都不能惹她欢喜,她依然面无表情,冷若冰霜般视一切为无物。

甚至更过分的,无论李芸生如何劝,她都不肯进食也不答话,午时刚过,竟因为李芸生一不小心话及“沈公子”,她就让二话不说就从房中抽出多年未用的防身长剑,独自走到院中武剑。

这着实令李芸生头疼不已,她目不转睛地在一旁剁脚注视,生怕公主一不小心刺伤自己。

本想公主耗尽力气后很快就要歇下,不曾想这剑一练便练到了深夜。李芸生等人辗转等候到不知时辰,眼看天快要见亮,可公主不仅未停还下令关上殿门,不允许殿内魔侍通传翼王和王妃。明明她已气喘无力,杵着剑难以稳稳站立,魔侍们提着茶候着要喂,她犹豫分秒,却又远离她们,再次武动。

殿内一群的魔侍甚是紧张,她们无人懂得武功,惧怕公主无处不在的剑锋她们更不敢前去制止。其中一个终于没忍住,拉着李芸生的手问道:“芸生姐快去劝劝公主吧,她多年不使这样重的玄铁剑,如今半日滴水未进、颗粒未食,这样下去如何能吃得消啊?”

李芸生生气,既没办法阻止,又没办法改变公主的主意。

深思过后,她一咬牙:“你们替我看着公主,别让她受伤了,我去搬救兵,现在只有他能够劝公主了。”

说完,她假装去灶房热糕点,从侧门偷偷往殿外跑去。

李芸生走了不久,翼银烟也终究体力不支跌坐在地,众魔侍搀扶着,她仍不愿入房,只肯稍坐院中石凳歇息。

是啊,既然是自己下的决心,就没有办法回头了。如今在此懊恼煎熬又有还什么用?我的决定是对的。发泄了一夜,翼银烟似乎看透了许多事。她下定决心,再练一套剑法,她便收手。

虽然几个时辰前,她就是这样劝自己的。

整理好呼吸后,翼银烟举剑,再次往前方刺去。未曾料想,居然出现了对手,此人同样出剑,从自己的右方攻来,她稳住剑转身躲避,正眼一看,只见一人同样手持长剑,做好防御手势,并且示意翼银烟进攻。

“怎么,没有对手,不觉得枯燥无味吗?”

此人正是她的父王翼名律。

翼银烟眉目轻挑,不知怎的,见父王到来如棋逢敌手般心生愉悦,可转眼想到是他接受了魔尊的求娶,让自己如今做了这噬心抉择,顿时多了几分怨恨,举剑往翼名律刺去,翼名律毫不在乎,只不慌不忙地举剑应对。

李芸生来报后,他已知女儿的身体状况不妥,匆忙提剑前来阻止。如今他也看出翼银烟精力耗尽,便全当陪着她,提着剑随意应对。

十几招已过,虽看出她招招剑式皆有怒火,屡次想要攻向要害,可软弱无力的招式怎么可能伤得了人。此番见她的剑似乎都快要拿不稳,眼看可能会反伤她自己,翼名律皱眉回头,一使劲便轻松将翼银烟的剑打落,收剑停手。

翼银烟揉着自己的手腕,明知父王帮了自己,嘴上却不依不饶:“父王趁人之危,此番不能算我输,我们再比过......”

“以你现在下盘不稳体力不支的状态,怎么可能赢得了我?真是痴心妄想。”翼名律笑讽女儿,故意以挑衅眼神看她。

她极其不屑:“难道你不知饿了的狮子最为凶猛吗?”

见女儿还能反驳,翼名律这才放心,收起地上的玄铁剑,交由李芸生放回房中:“此话说得有理。不过本王向来不趁人之危。等你吃饱喝足睡够了,卯足全力再来与本王比试。只要你赢了,本王可以答应你一个请求,这算是比武的彩头。”

翼银烟一听有彩头,顿时提起了些精神,反问:“如若我输了,又如何?”

“输了?”翼王收起自己的剑,在院中走了几步,“如若你输了,就要为本王练出一百颗赤炎珠,以便本王充当暗器使用,怎么样?”

练赤炎珠,需使用中级唤沙术,将烈火中烧过四四十六时辰的砂石混合二十二种毒虫毒液,一起运功锻炼,方可出赤炎珠。做一百颗,需费好些时日和功夫。

她才不怕,正要应战,才发现不对劲:“说这么多,其实只是想劝我对吗?如此彩头,怕本身就不过是个幌子。”

“信不信由你,本王等你来下战书。”说完,翼名律转身正要离开。

她原本以为会挨父王的斥责,没想到父王一来,居然没有深究前因后果,只是阻止自己的剑,像以往陪自己练功那般,不多话,练完就离开。

僵硬的心被亲情所感化着,她竟不想他离去:“父王......”

翼名律闻声停住步伐,并没有转身。

《爱如烟雨了如尘》精彩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