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吴权》吴权清年轻照片 小说TXT 吴权精彩内容

吴权

历史连载中

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《吴权》的小说,是作者劳膜创作的历史小说,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,比较不错,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。 “凭我可以请动当今炎华杏林圣手,姜松谷老先生前来治病,如此,够吗?”子稷异样的看着萧不让,淡淡说道; 这个名字出现,顿时,所有人

阅文集团|更新:2020-06-19 12:05:56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《吴权》的小说,是作者劳膜创作的历史小说,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,比较不错,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。 “凭我可以请动当今炎华杏林圣手,姜松谷老先生前来治病,如此,够吗?”子稷异样的看着萧不让,淡淡说道; 这个名字出现,顿时,所有人

《吴权》免费试读

“凭我可以请动当今炎华杏林圣手,姜松谷老先生前来治病,如此,够吗?”子稷异样的看着萧不让,淡淡说道;

这个名字出现,顿时,所有人脸上都出现了一丝肃穆。

显然,这个名字的主人在炎华子弟的心中占据了颇高的地位,不然,不会连这些玩世不恭的公子哥们都如此尊敬。

之前言辞凿凿说此瘟疫不可能有人能治好的萧不让,在听到这个名字之后,也是一脸的敬重,不可置信的问道:“你能请动姜老先生!”

“是的!”子稷道;

“是那个传说中,一剂良药诊社稷,圣手扶救万万生,的神医姜松谷?你确定没有搞错人?”萧不让再次确认道;

“就是那个在灾难之年,横空出世的姜松谷,姜老爷子,就是那个以一己之力,祛除吴魏齐三国爆发的超级瘟疫,拯救了三个国家亿万生灵的神医姜松谷!”子稷接着说道;

“相传,当年的五国合议,天下息兵,便是他的要求,因而那个时候身处疫区之外的楚国和越国并未落井下石,趁乱追击,而是选择天下合议,五国息兵,随后出现了天下罢战的局面!”萧不让接着道;

关于姜松谷姜老爷子的传奇,实在是太多了,三天三夜都说不完这个故事,而那个时代出现的姜老爷子,都已经九十多岁了,如今已经二十多年过去,他都一百一十多岁了,恐怕不会,也不能轻易出山了。

而自从五国息兵,姜老爷子便已经放出话去,他将余生都会留在圣手山上,不会再出现在世间,为什么要隐退,无人知晓,但是大家都知道,他虽然隐居在圣手山,但是常年来由知晓老爷子名气的病人家属带着病人前去求医拜访,他也会出手,但是,绝不下山!

这也就说明,他还活着。

所以子稷说出自己能够请动他,众人才会感到惊讶。

子稷看着众人疑惑的神情,心中顿时也有了些不自信,弱弱的说道:“我是天下五大财神唐家子弟,早年间,我曾听我唐家父辈们说过,姜老爷子与我唐家有旧,若是我唐家出面,想必姜老爷子肯定愿意出手的!”

这就是子稷之前的依仗,虽然不记得是多大年纪,但是子稷清清楚楚的记得子稷曾经听到父亲唐宪亲口说过此事,因而子稷才会如此笃定。

“能不能请动他,我们不知道,不过姜老爷子此生最是厌弃钱财,若你准备用钱去请他,那恐怕不行!”这时,一个缩在角落的青年听到子稷的话后,立刻驳斥道;

“来人,给我打!”萧不让十分厌恶的看了一眼此人,顿时脸上十分不快,立刻命令着其他人揍他。

另外几个一直闭着嘴的青年得令后,立刻动起手来,将这个多嘴的人狠狠的揍了一顿。

“哼,拿恶俗的金钱和姜老爷子相提并论,就该打!”萧不让看了一眼只是片刻就被打得动不了的那人,不屑的说道;

子稷看着这无比崇拜哪位神医的萧不让,目光有些错愕,子稷也想不到,崇拜一个人,竟然可以崇拜成这样。

但是子稷却深深知道;

匈蛮与吴魏两国交界,关在这里的,基本都是吴魏两国的子民,这两个国家,当年都被这个超级瘟疫弄的痛苦不堪,而此时,心中依旧怀念着当年救了他们的人,也属正常!

“对了!子稷兄弟,就算咱俩拜把子了,你也不能对姜老爷子不敬!”话锋一转,萧不让看向了自己,道;

话说咱俩啥时候拜的把子!

子稷满头黑线!!!

“如此无双国士,杏林圣手,又有谁会对他不敬呢!”子稷看着此刻狂热无比的萧不让,感慨道;

“我只是说,看看我唐家的旧交,能不能请动他老人家!”子稷再次说道;

“这还差不多!”萧不让嘀咕道;

这时,萧不让不再说话,而是怀念般走到一边,眼神颇为惆怅怀念,不知在想着什么,也不再与子稷说话。

看来,姜老爷子这条线恐怕走不通了,看来,子稷还是需要想起他的解决方法,此刻希望涅灭,但是子稷却没有丝毫的气馁,立刻想起了其他的解决方法。

子稷再次坐了下去,帐篷中虽然所有人都醒着,但是却无人敢说话,生怕一出声就会将萧不让那个阎王惹怒,因为无人知道他的怒点到底在哪里。

帐篷中没有安静多久,这时,几个匈蛮武士气势汹汹的走了进来在,在帐篷中环顾一圈,便径直往子稷方向走去,一把将子稷拉了起来,两个匈蛮武士站在子稷的两侧,似乎要押着他前去见匈蛮王的样子。

“你们给我放开他!”这时,在一边十分惆怅的萧不让突然站了起来,怒声喝道;

子稷看了过去,此刻的萧不让,面目狰狞,似乎已经被激怒,这时,忽然子稷心中忽然有了一些感触。

没想到,子稷在这种地方竟然也能结交这样的人!

这一刻,子稷心中是真正的将这个只认识了一天的人当做了兄弟!

当做和唐渊一样的兄弟。

“中原人,不想死就老老实实回去坐着,我可以当做没听到你说的话!”这时,一个匈蛮武士走上前来,不屑的看着萧不让,狂妄的说道;

“绑我兄弟,找死!”这时,萧不让没有丝毫的废话,直接提拳而上,冲向了那个出列的匈蛮武士。

令子稷没想到的是,萧不让竟然如此能打,只是一拳,萧不让便将那个至少有三百斤的匈蛮汉子击飞,狠狠地飞向帐篷边。

这时,围观着的几个匈蛮武士见同伴吃亏,也纷纷冲了上去,与萧不让斗了起来,只留下了一人将子稷看着。

“仗着人多吗?我才不怕!”萧不让看着冲上来的几个匈蛮武士,不慌不忙,不屑的说道;

随即,再次迎了上去。

似乎只是片刻,随着‘嘣’的落地声,几个匈蛮人都倒在了地上,只是片刻,萧不让便将几个匈蛮武士纷纷解决。

而且,他似乎根本没有费什么力气,整个人无比淡然的站在原处,连大喘气都没有,解决完身旁的匈蛮武士后,随即,他淡淡的看向了站在子稷身后的这个匈蛮武士。

见状,这个匈蛮武士抽出了佩刀,也冲了上去,匈蛮人就是如此,就算是碰到了再强大的敌人,他们也不会被吓到,更加不会怯战,反而,他们身上的战斗因子也在这一瞬间在体内疯狂的涌动。

匈蛮武士恶狠狠地朝萧不让劈去,萧不让依旧泰然自若的站在原地,待刀劈过来,萧不让微微偏了偏身子,闪了过去,这一次,似乎他并没有那么着急的攻击,反而是一直在闪躲。

“不错,这一刀还像个样子!”一边躲,一边他还点评这对方的身手。

“劈歪了,能不能走点心,我可是你的敌人诶!”

“这么快就不行了,你是不是身子虚啊!这么快就不行了!”

匈蛮武士一边疯狂的攻击,还一边听着萧不让的鄙夷,心中简直要爆炸了,但是又不得不全神贯注的去进攻。

终于,萧不让没有心思陪他玩了,一个闪身,躲过了他劈来的刀,而就地身子一斜,趁着匈蛮武士攻击,而防守空当,狠狠地一拳将这最后一个匈蛮武士击飞。

“不错啊!萧不让兄弟你的身手不错啊!”子稷似是发现新大陆般,走近了去,无比羡慕的说道;

“一般一般,天下第三。”萧不让似乎不适应被人夸,有些不好意思,谦虚道;

“不过,咱们还是需要去主帐一趟,毕竟有些事情还是要让他们心里好受一些!”子稷接着说道;

其实,子稷是担心公主的安危因而才会主动提出去主帐,不然就此地这样的防御,加上萧不让的身手,逃出去的胜算还是比较大的!

毕竟,都打成这样了,还没有人来支援,由此可见此地的守卫是多么松懈了。

“主帐?去了那里的话,我可不敢保证你的安全啊!”见子稷并没有逃跑的念头,萧不让有些犹豫的说道;

“咱们逃不掉的,这可是万里大荒漠,除了匈蛮,无人能够再次存活,再说,我还准备将公主救去吴国呢!”子稷看出了萧不让的心思,道;

“所以,还不如配合一点!”子稷说道;

“知道你放不下公主,所以你小子就不要再编下去了,兄弟陪你走一趟就是了!”直接戳破子稷的小心思,萧不让豪迈的说道;

随之,二人相视一笑,并肩走出了这个帐篷,而二人大摇大摆的朝主帐中走去,丝毫不像是囚犯,反而倒像是赴宴去的。

此刻的主帐中,铁伐族长坐在首位之上,他有些焦急,又有些不可置信,反复的问道:“军师,这个中原小子真的有那么大的能量?”

“是的!大王,属下怎敢欺骗你,财可通神,这唐家拥有富可敌国的财富,想必应该可以将我匈蛮此次的危机解决。”坐在下座的中年男子斩钉截铁的回答道;

“可是,吴国魏国甚至是楚国,都相继送了很多郎中前来,都是束手无策,难道这唐家能比他们的大王还厉害!”匈蛮王还是有些不信,道;

“有些时候不行,但是有的时候可以!”军师再次说道;

“中原上那些家伙,一个个狡诈无比,他们送来的郎中,怎会是上乘,而且这次的瘟疫他们炎华人又不会传染,他们又怎么会担心我们的死活呢!”

“中原有句话,叫做各家自扫门前雪,哪管他人瓦上霜!说的就是这个道理!”军师说话十分通透,一句话就说到了重点上。

“那好,我将此事全权交给你,那就都由你来负责,但是我丑话说在前面,若是我匈蛮部族如此忍辱受屈之下,你还不能将匈蛮部族的瘟疫祛除,那我一定不会

《吴权》精彩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