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喂!你赖着我干嘛》 GC 喂!你赖着我干嘛LOLI控

喂!你赖着我干嘛

古代言情连载中

新书《喂!你赖着我干嘛》全文在线阅读,作者暮岚雪,主角庄婉炎,庄婉沁,是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,精彩章节节选: “你为什么要帮我?” 庄婉沁看的很清楚,这二人关系并不好,寒薄,没有理由帮自己。 “惺惺相惜。” “相惜么?”庄婉沁并不认为一个

阅文集团|更新:2019-08-10 00:10:18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新书《喂!你赖着我干嘛》全文在线阅读,作者暮岚雪,主角庄婉炎,庄婉沁,是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,精彩章节节选: “你为什么要帮我?” 庄婉沁看的很清楚,这二人关系并不好,寒薄,没有理由帮自己。 “惺惺相惜。” “相惜么?”庄婉沁并不认为一个

《喂!你赖着我干嘛》免费试读

“你为什么要帮我?”

庄婉沁看的很清楚,这二人关系并不好,寒薄,没有理由帮自己。

“惺惺相惜。”

“相惜么?”庄婉沁并不认为一个为秦公公这种人卖命的人有何与自己相惜之处。更有甚者,应该为敌吧。

寒薄听了这毫无相信之意的话,一点也不介意,毕竟,她并不知道自己的人生。

“好了,”寒薄将藏在手中的药丸丢给庄婉炎,“你妹妹不远万里来此异国他乡寻你,你自己看着办吧。”

庄婉炎慌忙吃了那被丢到地上的药丸,那药丸,是她的命啊。

那一副醉生梦死的表情让庄婉沁不觉间转过头去,这,真的是那个在楠国子民口中英明神武的太女么?

这样的她,真的会身先士卒,征战沙场么?

乌云渐渐聚集,屋里的蜡烛也被突来的风给吹灭了,本来明晃晃的屋子,瞬间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。

就是此刻!

庄婉沁抓住庄婉炎的手臂,揪着她便从窗口跳了出去,一路狂奔,也不知奔向何方。

而屋中留着的寒薄,在暗夜之中安然的笑了,这样,是不是也算是达成了自己的一份心愿?或许,这人还能闯出一番更广阔的天地。自己完成不了的梦,就交给她来实现吧。

“太女姐姐,你怎么样?”

见那烟柳之巷已不见了踪影,庄婉沁还是忍不住频频回头,唯恐有人追过来。

“你来珠华干什么?”

那满是戒心的眸子刺痛了庄婉沁的心,“太女姐姐这是什么话,我来这儿,当然是为了接姐姐回家啊。”

话语中带了几丝委屈,却偏生是这委屈让庄婉炎心生厌恶。

你凭什么委屈?我在此处生不如死两年时光,你这么迟才来救我,还不是存了私心?如今朝野上下唯你的命是从,即使我回去了,你又会心甘情愿的让权给我吗?

你将一切都安排好,还在这里装无辜,真真是令人生厌。

“哎呀真是的,你我好容易才相遇,气氛搞得这么不愉快干什么。”

庄婉沁愉悦地拍了拍庄婉炎的肩膀,却不料被庄婉炎给躲开了,幸而,那眸中的警惕之色减了几分。

“这里是哪儿?”

乌云渐散,桂影再照大地,露出了两人面前府邸的门匾——定国公府。

那金边修饰的先皇亲笔昭示着府内之人的身份,而仔细看去,却见大门上有细微的裂痕。

“二皇女?”

许如清刚失魂落魄地回到府邸,便见门前站着两个人,而那其中一个,如此熟悉,必是庄婉沁无疑。那这另一个……

两人循声看去,只见许如清的表情从不可置信变为惊喜,就像得了鱼的猫一样。

是的,眼前的一切都太过虚幻。那从自己身边固执的去找自己的姐姐的女孩,她竟然,成功了。

远处传来一阵躁动,是那些人追来了!

没有时间多做解释,庄婉沁拉着庄婉炎便想翻过墙头,奈何这围墙太高,她若是一人便罢,这多带了个人,生生把她拽了下来。

眼看就要压到庄婉炎,庄婉沁用力蹬了一下围墙,使自己向前扑去。好巧不巧的,刚好扑在许如清脚边。

“二皇女,你没事吧。”

嘈杂的噪音越来越近,庄婉沁忍痛站起来,拍拍衣服上的尘土,咬着牙说:“许公子,你是来看戏的么?客到家门,难道不应该开门迎接?”

“客?”许如清上前带住庄婉炎飞跃到围墙之上,“恐怕是引狼入室吧。”说完,也不等庄婉沁有何反应,直接跳进了院子。

这人还真是放心,知道是狼还亲自带回家。不过,话说回来,自己要怎么进去?庄婉沁揉了揉还隐隐作痛的膝盖,摆着一张黑脸瞪着许如清消失的地方。

就在她打算冒着再次摔下来的危险打算再试一次时,国公府的大门打开了。

还好,还好,有惊无险。

不过,这国公府这么大,没人带路,自己要往哪边走啊?

在前方带着庄婉炎飞奔的许如清丝毫没有发觉已经少了一个人,只是想着母亲若是见到太女定会很高兴的。

那平时挂着伪善笑容的脸终于换上了发自肺腑的开心,在月光的映衬下是那般纯洁无暇,不觉间吸引了庄婉炎的目光。

多长时间了,自己再没见过这般肆意的笑容?

在楠国时,他们惧怕自己的身份,惧怕自己的手腕,从小到大,除了父后,再无人同自己玩耍,而父后……

那一天,自己同父后捉迷藏,调皮的自己藏在了树上,然而却下不去了。

焦急的自己看向站在树下的父后,父后那慈爱的眼神让她瞬间放下了担心。有父后在,他会接住我的,一定会,他那么爱我。

似乎是看透了小庄婉炎的想法,树下的男子绽放一个大大的笑容,张开双臂好让自己可以保证接到心爱的女儿,并回答说:“炎儿,没事的,有父后在,你就放心好了。”

“那我跳了。”

小庄婉炎脸上充满了幸福,果然,在这个世上,父后最疼爱我了。

她扑向父后的心情就像奔向极乐天堂,然而,就在她的重心完全脱离树枝后,只见父后急忙向后退了一步。而小庄婉炎,就这样直生生扑到地上,那长达一尺半的滑痕上挂着破碎的布料。而小庄婉炎的手掌,已经完全失去了知觉。

眼泪在眶中打转,却迟迟不掉下来。

“父后……为什么?”小庄婉炎哽咽着说,“父后明明说要接住我的……为什么?”

看着受伤的小庄婉炎,父后向前动了一下,却很快又恢复了原来的冷漠。

“炎儿,你轻信了。”

“轻信?”小庄婉炎一脸不可置信:“父后,难道连父后也要防着吗?”

是的,从小她便被父后灌输各种成人思想,有时候,她觉得很累。可是,每每她放松时,父后便会用各种方法来提醒她,每次,都是她遍体鳞伤。

父后尚且如此,更莫说那些阿谀奉承之人了。

自己从小便占据着太女的位子,从小便是高处不胜寒的状态,从来都是被假象包裹。

像这许公子一般发自内心的笑,自己有那个福气去拥有么?

“太女殿下,就是这里了。”

许如清的话打破了庄婉炎的沉思,抬头,从厢房中透出的烛光打在脸上,周围的一切也在模糊之中。

这里,似乎没那么虚假啊……

《喂!你赖着我干嘛》精彩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